美食博主(划掉)
Spanish mackerel
Hotpot
Univers
楼诚/巍澜/舟渡/陆林/等等等等
『爱就爱了管他天王老子呢』
没有凌远的命 得了凌远的病

关于东哥的碎碎念

这是我为东哥庆祝的第三个生日。

认识他之后,我听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离他的作品近些,离他的生活远些”。我看到的,都是他在荧幕上的样子,或稳重,或轻挑,或张扬,或内敛。除了偶尔的访谈、活动外,我几乎了解不到这个人在生活中的样子。

我是通过明楼认识东哥的,可以说,我最一开始喜欢的应该是明楼。我至今还是不太明白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什么,只晓得想把自己最好的的给他,想追随他的一切,甚至活成他的样子。我更爱上海了,我开始想去了解我以前不想去了解的法国,真正开始对那个年代的将士充满敬佩,开始对那段历史感兴趣……明楼改变了我许多。

但我那时还不能完全地分开明楼与东哥两个人,下意识地会把属于明楼的喜欢安在东哥身上。我觉得东哥爱读书,我就跟着读书;我看东哥字写得漂亮,就自己瞎捣鼓着练字;我觉得东哥声音好听,我就有意无意地学着他说话的语气腔调;我觉得他的一字笑可爱,我就学着这样笑;东哥热爱戏剧,我就学着成为一个戏精,开始以欣赏评析的角度去看影视作品;东哥喜欢网球,我就多看看体育频道;东哥喜欢摄影,我就一点点学着怎样拍好照片……我喜欢的、我在意的、甚至我的一举一动几乎都和他有关。

没有明楼和东哥,现在的我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可是有越来越多的人说他。即使这样,我还是像大多数粉丝一样,看他的作品,刷微博看他在机场、在活动现场、在访谈中的样子。

直到去年夏天。

我的朋友宣布讨厌他了,因着我的关系,她没有当着我的面骂他。她只是和我肩并肩走着,问我到底喜欢他什么。

我一时间答不上来。

说实话,认识东哥这么久,我的内心还是有过纠结和挣扎的。在这之前我就想过,我是真的喜欢他吗?

朋友又说,我之前说你长得有一丢丢像你东哥,现在觉得不是样子像,是你想和他相似,你已经觉得,他说什么都是对的。

她说对了。我喜欢人的方式之一,就是模仿。

所以在去年夏天,我写了一些感想。

后来因为高三学业真的很紧,我没有更多的空余时间思考这个问题。考完后,疯玩、镇魂、考驾照……我把专注和喜欢转移了。

但不代表我不喜欢他了。只是不再像以前疯狂刻板,像个牵线木偶一样,被喜欢两个字牵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前方。镇魂后我脱了粉圈才意识到,我之前的喜欢已然畸形。

体育课选项我坚决地选了网球。

我知道我对他的追随已经根深蒂固了,若要脱离,过程必然痛苦。我舍不得,所以我选择顺其自然,但我认为不对的我就不予接受。他专注演戏,那我就专注学业。他的文化底蕴不够,那我自己充实我自己就好了。他有他的思想观念,那我就有我的思想观念。他说多错多,那我就多错多说。我开始学会不认同他,但我不会厌恶他。他的优点值得我学习,他的缺点更促使我自省。

我不再完全认同他,但不会忘记他让我发生了哪些改变。我永远心存感激。

我真的不相信一个人屡屡写错字但还是坚持写仅仅是为了炒作上热搜。

他也许是在笨拙地坚持吧,坚持那从一而终的自己,坚持那未曾因走红而改变的自己。这也是作为公众人物的无奈吧。

虽然我还是想他不要再发不熟悉的古诗词了,容易写错的字百度一下再发吧。东哥应该是个知道不足会改进会弥补的人,他知道应该充实自己。


 
评论

© 少樓 | Powered by LOFTER